柔性吸聲隔音降噪紡織復合材料

隨著城市化和生活方式的快速發展, 噪音無處不在。噪音污染已經是嚴重的環境污染且危害健康[1]。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稱, 噪音污染對健康和環境的影響僅次于空氣污染。流行病學研究表明, 過度暴露在噪聲污染中, 不僅會嚴重影響心理健康, 也會增加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2-4]。巨大的噪聲可能造成嚴重的疼痛或永久性的聽力損傷[5-8]。2017年環保部發布的《中國環境噪聲污染防治報告(2017)》中披露, 2016年, 我國城市功能區環境晝間檢測點次數總達標率為92.2%, 夜間監測點次數總達標率為74.0%。可以說, 噪音污染的危害程度依然不能低估。因此, 如何有效地控制或解決噪音污染所帶來的危害成為當前的首要任務。

紡織纖維材料以其疏松、 多孔、 輕薄、 價格低廉和易加工等優良的性質, 被認為是良好的吸聲隔音材料。機織物通常較薄且孔隙較大, 無法很好地反射入射聲波, 也沒有高度多孔的結構提供足夠的曲折路徑來消散聲能。但在一些特殊場合仍需被開發利用, 如裝飾窗簾[9-11], 人們希望其具備一定的吸聲性能。由于針織物本身的脫散性、 卷邊性等特性的影響, 目前有關針織物類的吸聲材料的研究相對較少。非織造布是由纖維網鋪設而成的布狀材料, 纖維與纖維之間存在許多聯通的空隙, 滿足多孔吸聲的要求, 是非常理想的吸聲材料。它的工藝流程短, 加工成型性好, 且生產效率高, 最主要的是易與其他的結構進行復合。復合結構大多是基于多層結構的設計, 三明治結構[12-13]通過改變不同層之間的相對位置來實現不同頻率的吸聲, 多孔梯度結構[14]是將具有不同孔隙度的各層按照梯度結構的方式排列來實現對低頻吸聲性能的提高。目前非織造材料已廣泛應用在生活、 汽車、 航天和建筑等領域。以纖維材料為主體的紡織復合材料最大的特點是仍保持著紡織材料輕薄、 柔軟和易加工等特性, 是一種很有發展前景的新型降噪材料。

“十三五”期間, 隨著生態環保意識提升、 健康養老產業發展、 新興產業不斷壯大和“一帶一路”戰略推進等, 產業用紡織品行業仍將處于高速增長期。紡織復合材料中低頻吸聲隔音性能的提高成為了現代紡織吸聲隔音材料研究領域關注的熱點。本文主要闡述了新型降噪纖維材料和降噪功能填料在紡織品上的應用, 介紹了柔性吸聲隔音產品的設計和制備, 并對柔性吸聲隔音紡織復合材料的發展前景進行了展望。


1 新型降噪纖維

紡織材料作為多孔吸聲材料的一種, 在高頻率范圍內有很好的吸聲效果, 但在低頻率范圍內則表現較差。纖維是生產紡織材料的基本原材料, 天然纖維具有易降解的特點, 因此被廣泛的應用到吸聲降噪紡織品上, 如一些植物類天然纖維, 亞麻、 龍舌蘭、 椰殼和動物類天然纖維, 羊毛等[15-18] 。為了提高柔性吸聲降噪材料的降噪性能, 一些高性能的新型降噪纖維材料正在被不斷的開發和使用。


1.1 異形纖維

異形纖維由于截面的特殊形狀, 增加了纖維間的蓬松性和硬挺性, 故制成的產品普遍具有良好的三維立體結構和較高的孔隙率、 蓬松度, 因此相比于普通纖維有更好的吸聲效果。異形纖維的吸聲原理類似于亥姆霍茲共振腔, 制成的織物能形成更多的不規則形狀的孔隙, 這些孔隙就是許多共振腔, 不同形狀的孔隙吸收不同頻率的聲波, 并且異型纖維的比表面積大, 且異型纖維間的抱合力強, 織物的摩擦系數大, 能量消耗大, 因此其吸音效果非常顯著[19]。

Harting[20]將采用異形橫截面的聚乙烯和聚丙烯(PP)纖維制成的針織物用于壓縮空氣裝置時具有更好的消音效果。與相同旦尼爾的圓形橫截面纖維(圖1(c))相比, 三葉形聚酯纖維(圖1(a))和4DG形聚酯纖維(圖1(b))制成的非制造布隔音性能更好。

大香伊在人线综合Suvari等[22]使用島為尼龍-6聚合物、 海為PP纖維聚合物制成了海島雙組分長絲, 通過紡粘和水刺(圖2)使長絲纖維原纖化。結果顯示, 在較高頻率處長絲纖維原纖化成更細的纖維吸聲系數明顯提高。圖3為經過水刺的非織造纖維網的橫截面SEM圖像[22]。

中空纖維是指纖維橫截面沿纖維軸向具有細管狀空腔的一種重要的異形纖維。由于其內部存在空氣腔, 因此可以吸收更多的聲波。入射聲波可與空腔中的空氣發生共振, 從而大大地削減入射聲能。Abdelfattah等[23]利用 6 (g/9 000 m)的聚酯纖維和中空聚酯纖維研制了可用于汽車內飾部件的非織造布, 并對其吸聲性能進行了研究。結果表明, 由此兩種纖維混合制備的非織造布具有更好的吸聲性能, 其中采用質量比為55%聚酯纖維-45%中空聚酯纖維混合并且織物質量為600 g/m2時制備的非織造布具備最佳的吸聲效果。七孔中空聚酯纖維增強氯化聚乙烯吸聲降噪復合材料在中低頻范圍內呈現出優異的降噪性能, 并隨著纖維含量的增加, 復合材料的吸聲系數有顯著增加。

除此之外, 一些天然中空纖維因其同樣具有優良的吸聲性能且易降解, 受到了眾多學者的關注。Xiang等[25]對天然木棉纖維(圖4(a))的吸聲性能進行了研究。結果表明, 相比于商業玻璃棉和脫脂棉纖維, 木棉纖維因具有天然中空結構表現出了良好的吸聲性能, 吸聲系數主要受其纖維體積密度、 厚度和纖維排列的影響。Liu等[26]以木棉纖維和中空聚酯纖維為原料制備了吸聲非織造布復合材料, 研究表明, 該復合材料在低頻區100~500 Hz具有優異的吸聲性能。因此, Estabragh天然中空纖維(圖4(b))可以預期具有優良的降噪性能。以Estabragh纖維和PP纖維為原料制備的吸聲非織造布, 其降噪系數(NRC)預測值與實測值的相關系數為0.98, 證實了所建立回歸模型的有效性, 與僅由PP纖維制備的非織造布相比, 添加有中空纖維的非織造布吸聲性能更高[27]。


1.2 納米纖維

纖維的各項參數影響著紡織品的降噪性能, 其中, 纖維的直徑是最主要的參數之一。納米纖維因其比表面積大, 制成的織物較常規纖維能提供更多的纖維表面和曲折路徑[28-30], 從而增加了聲波的能量轉換。作為納米纖維的生產技術, 靜電紡絲因能夠控制纖維細度、 表面形態、 取向和橫截面形狀, 已經成為制造連續納米纖維最廣泛的技術[31]。納米纖維制成的納米纖維膜[32]是很好的吸聲材料, 對于低頻聲音的吸收, 采用基于共振原理的結構, 使其中一些共振元件將聲能轉換成熱能消散達到降噪效果。納米纖維膜通常較薄, 單獨使用時吸聲效果不佳, 因此通常將納米纖維膜與其他吸聲材料進行復合, 從而改善其吸聲效果。Kalinova等[32]用直徑為600 nm的納米纖維制備了表面質量為0.1~5.0 g/m2的共振膜層, 將膜放置在2~3層普通梳理網之間, 這種設計可以用于汽車、 航空和建筑等領域。進一步的研究表明[33-36], 采用靜電紡絲技術紡制的聚乙烯醇納米纖維共振膜(圖5)的共振頻率隨著單位面積重量的增加而降低, 隨著納米纖維直徑的減小而增加。聲波使共振納米纖維系統振動(圖6), 共振頻率下的聲能部分轉換為動能, 其余部分則為其他頻率下的聲能。納米纖維制成的納米纖維膜可以制備出分層卡片纖維網結構[37]。Na等[38]對多層納米纖維網的吸聲性能進行了研究。將其與不同織物質量的微纖維材料進行了比較, 同時研究了納米纖維網層對普通纖維針織物吸聲性能的影響。結果表明, 在1 000~4 000 Hz頻率范圍內, 納米纖維網的吸音系數隨著層數的增加而提高。


1.3 金屬纖維

金屬纖維多孔材料具有強度高、 耐高溫、 抗氧化、 纖維之間纏結力強及性能穩定等優點, 是一種新型的高效多孔吸聲材料, 在腐蝕和氧化等惡劣環境中, 也可呈現良好的吸聲性能[39-40]。常被用于水聲低頻吸聲、 高聲壓下的航空航天技術等領域。

以FeCrAl纖維、 鈦纖維和不銹鋼纖維制成的金屬纖維多孔材料內部呈梯度結構, 是一種適用于多種特殊環境的吸聲降噪體, 材料的厚度、 孔隙度和絲徑對吸聲性能影響較大[41-43]。由于脆性陶瓷在高疲勞載荷下會開裂, 聚合物材料在高溫下不能使用, 因此金屬纖維多孔材料是航空發動機吸聲襯墊的理想候選材料。Lippitz等[44]研究了金屬纖維氈作為噴氣發動機消聲器的適用性, 有效地解決了高熱、 腐蝕性攻擊及高疲勞負荷下傳統吸收器無法使用的問題。


1.4 活性碳纖維(ACF)

ACF具有較大的表面積和相互聯通的微孔, 是理想的吸音材料。為了降低低頻噪聲, 可以使用如引入氣腔、 將機織結構和非織造結構復合等方法來構建多層結構, 從而得到趨于低頻且更加寬廣的吸聲域。

Chen等[45-46]使用阻抗管對具有兩個表面層(玻璃纖維或ACF)和三個基層(棉、 苧麻或PP)的非織造復合材料的吸聲隔音性能進行了測試和分析。結果表明, 在低頻范圍(100~1 600 Hz)和高頻范圍(1 600~6 400 Hz), ACF和苧麻、 ACF和棉及ACF和PP非織造復合材料的吸聲系數和平均隔聲量均高于玻璃纖維作為表面層的復合材料。但是, 在500 Hz頻率下, ACF復合材料的隔聲性能次于玻璃纖維復合材料, 而其吸聲性能仍表現良好, 吸收系數保持在0.5以上。

大香伊在人线综合Shen等[47]闡述了使用針刺而成的粘膠非織造織物制成的吸音碳纖維氈。將粘膠非織造布干燥后放入5%磷酸二氫銨溶液中30 min, 在300℃的烘箱中進行預氧化, 然后在N2氣氛中進一步加熱到800℃進行碳化, 利用阻抗爐中的蒸氣活化8 min后自然冷卻, 得到吸音碳纖維氈。該項研究對碳纖維氈的空氣腔和背襯材料進行了探討, 表明在低頻區域氣腔的作用非常顯著。同時毛氈的厚度、 體積密度及纖維直徑對吸聲性能也有很大的影響[48]。Shen等[49]進一步詳述了生產碳纖維氈的工藝參數, 及其與吸聲性能的關系。結果表明, 碳化溫度、 活化溫度和活化時間的增加可提高吸聲性能。


2 降噪功能填料在紡織品上的應用

大香伊在人线综合吸聲材料有穿孔板、 薄膜和薄板吸聲材料, 通過共振吸聲的原理吸聲; 最常見的是多孔纖維吸聲材料利用多孔吸聲機制吸聲。隔聲材料也可有效地防止噪聲傳播, 材料的隔聲性能與材料本身的剛性、 質量、 阻尼性能及聲波的性質等有很大的關系[50]。傳統的隔聲材料一般都重而密實, 多用磚墻、 金屬板等, 對可加工和使用范圍有很大的局限性。紡織材料輕薄、 柔軟且加工性好, 可以滿足不同場合的需要。但由于輕薄材料的低阻尼量及低自身重量, 使其隔聲效果不佳。因此可以將紡織材料與黏性阻尼材料結合獲得高性能、 應用廣泛的復合材料。阻尼材料通過將運動的動能轉化成熱能來減小材料的振動, 也可以有效地抑制材料的共振頻率和吻合頻率[51]。對涂層型吸聲材料來說, 不僅基體樹脂對吸聲性能有影響, 降噪功能填料也有很大的影響。填料能夠有效地提高聚合樹脂的力學性能和阻尼性能[52], 填料的加入能使材料的黏彈性發生很大的改變, 主要作用是能增加黏彈性材料的彈性模量、 面密度、 應變及損耗能, 可進一步限制分子長鏈相互轉換過程中的運動, 增加應變、 應力之間的相對滯后, 從而增加了能量的轉換, 降噪功能填料在紡織品的降噪加工方面的應用前景廣泛, 因此受到了眾多學者的關注。


大香伊在人线综合2.1 金屬及非金屬填料

重質的慣性負載, 如Pb、 Fe、 Cu顆粒及其氧化物是有效提高紡織材料吸聲隔音性能的填料。在入射聲壓一定的條件下, 金屬粒子受聲波作用的振動幅度因慣性而減小, 最終導致振幅減小, 因此聲波通過這種纖維材料后聲能有明顯的降低[53]。羅以喜等[54]以丙綸纖維和Pb、 Cu、 Fe粉末為原料, 采用紡絲成網、 擠出與化學粘結復合工藝研制出一種質輕且吸聲隔音效果較好的降噪非織造復合材料, 具有良好的隔聲性能, 隔聲量達到19 dB。

大香伊在人线综合為了提高材料的內損耗, 也可在材料中混入含有大量空腔的填料。漂珠作為空心微珠的一種, 具有輕質、 強度高、 不燃燒和價格低廉等優點, 特別是漂珠的中空微球結構使其在隔聲和減噪等方面具有潛在的應用價值。姚躍飛等[52]將漂珠加入聚氯乙烯(PVC)樹脂中, 用常壓澆注的工藝制備了漂珠-玻璃纖維織物/PVC復合材料, 與未填充漂珠的復合材料相比, 其剛度、 阻尼性和隔聲量均有所提高。

大香伊在人线综合氧化石墨烯(GO) 作為一種納米片層填料, 因其具有高的比表面積和高的剛度, 能有效提高材料的剛度, 又由于其含有大量的含氧官能團, 如羥基、 羰基和羧基等, 與高分子材料具有良好的結合性能[55]。因此將其作為隔聲填料, 既可以獲得一種輕質的隔聲材料, 又可以提高材料低頻區域的隔音效果[56]。

大香伊在人线综合在剪切增稠流體(STF)中同時加入納米SiO2和具有三維網絡結構的四針狀ZnO晶須(圖7), 浸漬后的織物孔隙率和面密度增加, 隔聲量也大大提高[57]。

5.png/

大香伊在人线综合2.2 天然礦物質填料

大香伊在人线综合天然礦石如云母粉、 蛭石和黏土等是一種硅鋁酸鹽類的礦物質, 呈片狀層間結構, 主要成分是SiO2。云母和蛭石的作用相似, 用作填料填充PVC基隔聲材料主要是由于云母的片狀結構增加了聲波的折射與反射, 使聲速減小, 傳播時間增長, 聲能耗增大[58]。

大香伊在人线综合范曉瑜等[59]以PVC為基體, 填充蛭石, 制得的蛭石/PVC 復合材料表現出了良好的隔聲性能。在相近的面密度下, 其隔聲性能高于BaSO4/PVC 復合隔聲材料。如圖8為蛭石的SEM圖像。膨脹珍珠巖呈蜂窩結構, 同蛭石的性能相似, 可以使聲波發生多次的折射和反射, 是一種高效的吸聲隔音填料, 同時也可以作為良好的保溫隔熱材料使用[60]。Canbolat等[61]用粘合工藝制備了三層結構的復合材料, 其中, 中間層經過了不同濃度和粒徑的浮石粉處理。結果表明, 吸聲系數隨著浮石粉濃度的增加和浮石粉粒徑的減小而增加。

6.png/

Jun等[62]使用溶液共混方法成功將黏土納米填料填入PP中制備納米復合隔聲片材。用阻抗管測定隔聲量(STL)表征其隔音性能, 與純PP試樣相比, 單一填料復合隔聲片材試樣在整個頻段上STL均顯著提高。在此基礎上, Kim等[63]將黏土和碳納米管混合納米填料填入PP中制備出納米復合隔聲片材并對其隔聲性能進行了測試和分析。結果表明, 混合填料復合隔聲片材試樣比單一填料復合隔聲片材試樣的STL有明顯的提高, 且在均勻分散體的結構和強的界面粘合力之間建立了對STL的協同效應。


2.3 廢固回用材料

我國產鋼量位于世界之首, 每年產生大量的鋼渣粉(SSP)。爐渣、 粉煤灰和煤矸石也是工業發展排量較大的固體廢棄物, 這些廢棄物的主要成分是Al2O3、 SiO2、 Fe2O3和CaO。由于這些廢棄物本身具有結構多孔和質量大的特點, 根據多孔吸聲機制及上述所提到的重質填料降噪機制實現良好的降噪效果, 因此可以廢固回用, 將其作為重質填料可有效的提高材料的吸聲隔音性能, 同時也可以保護環境, 節約資源[64]。

程樂利等[65]以鋼渣粉、 云母粉、 廢舊橡膠粉、 廢舊壓電陶瓷粉末或BaSO4為填料, 以PVC為基體制得相應的隔聲復合材料。經過對復合材料的隔聲、 阻尼及加工成本等綜合分析發現, 鋼渣粉的最優填充比為70%, 此時能提高復合材料的有效阻尼溫域。當更高密度的廢舊壓電陶瓷粉或BaSO4為主填料時, 制備的復合材料更柔軟。孫朋[66]采用高濕燒結的方法制備鋼渣多孔吸聲材料, 與其他常用的多孔吸聲材料對比, 相同厚度條件下, 鋼渣多孔吸聲材料的吸聲性能優于多數常用的吸聲材料, 且具有更好的力學性能。


3 柔性高性能吸聲隔音降噪紡織復合材料

隨著社會的發展和科技的進步, 低成本、 輕量化及吸收頻帶寬的材料受到了更多研究者的關注。為了克服紡織材料低頻降噪性能較低的缺點, 可以采用將兩種或多種材料組合的方法, 將不同性能、 材質或結構的材料復合起來, 拓寬材料的吸聲頻帶, 開發出具有柔軟、 質輕和薄型隔聲等特點優良的復合材料, 使柔性紡織復合材料在生活噪音、 交通噪音等領域具有廣闊的發展前景。


3.1 柔性降噪紡織復合材料層合法制備

大香伊在人线综合由于紡織材料較薄且多孔, 不能很好的反射聲波, 因此紡織品不能作為良好的隔音材料使用。因此, 可將紡織品與其他材料層合使用, 通過構建多層結構、 三明治結構或者功能梯度結構, 使層與層之間形成空氣層, 通過空氣層來減弱傳遞到下一層的振動, 從而提高總結構的STL, 同時厚度的增加也大大提高了系統的吸聲性能。

將鋁箔、 穿孔鋁箔、 玻璃纖維薄氈和噴涂橡膠等貼面材料分別與離心玻璃棉板貼合可以防止玻璃棉板中的纖維散落, 同時制成的復合材料具有很好的吸聲性能[67]。王建忠等[68]將制成的不銹鋼纖維多孔材料與穿孔板、 金屬薄板復合并采用真空燒結技術制備了厚度為3~4 mm的復合結構。結果表明, 在梯度金屬纖維多孔材料層間添加金屬薄板可進一步提高材料的吸聲系數。

Liang等[69]介紹了制造黏彈性阻尼薄膜的新工藝, 根據玻璃纖維織物/環氧樹脂的復合固化循環, 探索出了復合材料嵌入黏彈性阻尼膜的共固化工藝。發現與沒有阻尼層的復合材料進行比較, 嵌入式和共固化復合阻尼結構具有很強的隔音效果。簡單的雙層材料往往達不到理想的效果, 因此, 國內外許多學者利用經典的多層隔音理論設計出了多層結構, 從而實現了降噪性能的提高。將填充有埃洛石納米管的PVC/蜂窩織物復合材料作為芯層, 制備的三明治結構復合材料具有良好的隔音性能, 不同的組織循環數織物在不同頻段表現出各自的隔聲特性[70]。利用黏彈性阻尼材料的降噪特性, 將丁腈橡膠與純苧麻胚布層合制成的多層復合材料, 中間層的層數增加, 吸聲系數和STL均提高[71]。


3.2 柔性降噪紡織復合材料涂層整理法制備

紡織材料的涂層整理是一種非常成熟的加工技術, 已經得到了廣泛的應用。通過將完全連續的聚合物涂層涂于紡織品的一面, 層與層之間通過外加的黏合劑或材料自身的黏性緊密地黏合在一起, 賦予了紡織品不同的風格和功能。涂層織物的吸聲機制: 一方面由于阻尼材料自身的黏性內摩擦和材料的彈性弛豫過程把機械能轉化為熱能消耗掉; 另一方面增大了織物的面密度使低頻隔音性能提高。涂層織物各層材料的特性阻抗不同, 會造成聲波在不同界面產生多次反射, 阻抗梯度越明顯其反射聲能就越多, 隔聲性能就越好。

SiO2氣凝膠以其質輕、 孔隙率高、 耐受溫度高著稱, 是一種具有納米三維網絡結構的多孔材料。由于硅氣凝膠的低聲速特性, 它可以作為一種理想的聲學延遲或高溫隔音材料。Venkataraman等[72]結合SiO2氣凝膠和非織造布各自的特點, 將氣凝膠嵌入非織造布中制造出了具有高吸聲系數的復合材料, 結果表明, 氣凝膠涂布的非織造布厚度對材料的吸聲性能影響最大。以紡織材料為基材, 將金屬鉛或鐵鎳合金采用化學鍍的方法與織物結合, 從而獲得一種新的吸聲隔音復合材料, 利用金屬材料密度大、 慣性負載大等優點有效的提高了織物的降噪效果[73]。


3.3 柔性降噪紡織復合材料浸漬整理法制備

大香伊在人线综合紡織品本身有良好的透氣性, 部分入射聲波會隨空氣透過, 從而影響其降噪性能。對紡織材料進行浸漬整理, 整理液能夠滲透到織物中去, 附著在纖維的表面和纖維間的間隙中, 增加了織物中絲絲、 束束和層層之間的聯系, 使織物保持本身柔軟性的同時增加了面密度; 而織物面密度的增加可以使空氣流阻增大, 空氣流阻是影響多孔材料吸音隔音性能的重要因素之一, 空氣流阻的增大, 可以延長聲波在材料內部的時間, 吸收更多的聲能[74]。低頻聲波入射到織物表面時, 不易發生反射, 大部分能夠進入織物的內部, 因此, 可以通過增加材料的面密度來提高其低頻隔音性能。

傅雅琴等[50]采用常壓澆注工藝, 制備了一種超薄、 輕量且柔韌的玻璃纖維織物/PVC復合材料, 厚度僅為0.5 mm, 面密度為0.678 kg/m2, 且在中低頻的降噪效果顯著。在此基礎上, 姚躍飛等[75]利用在PVC基體中填充煉鋼爐渣粉的方法制備出玻璃纖維織物/PVC復合材料, 其隔聲性能在中低頻段隨著面密度的增加而增加, 煉鋼爐渣粉的填充對PVC隔聲材料的阻尼性能和力學性能也有一定的影響。

大香伊在人线综合STF是在沖擊載荷下變硬的黏性液體, 在這個過程中它可以吸收大量的能量, 因此被廣泛應用于防穿刺服上。近些年研究人員對STF在織物隔音性能的作用進行了大量的研究。經過30%SiO2和聚乙二醇制成的STF處理后的織物, 紗線之間縫隙減小的同時也會使針織物的表面密度提高, 與未經處理的針織物相比, 經STF處理的針織物透射損失提高近10倍[76]。在另一項研究中[57], 研究人員制備了一種基于四針狀ZnO晶須和納米SiO2的復配STF。用無水乙醇稀釋后分別對單層和雙層玻璃織物整理測試隔聲性能發現, 復配STF的剪切增稠效果優于SiO2單分散STF。


4 結論及展望

過去幾十年來, 紡織品已經在吸聲降噪領域得到廣泛應用。在中低頻段紡織材料對噪音的控制仍處于較低水平。一般來說, 較厚和較密的材料對于吸收中低段的噪音是有利的, 但在許多應用場合對降噪材料的厚度和密度是有一定限制的。開發薄型柔性的紡織吸聲隔音材料成為研究人員的研究重點, 目前已經開發了新型降噪纖維材料、 納米纖維膜和納米材料整理紡織品等。

與織造相比, 非織造布仍然占降噪材料的主導地位, 且發現將非織造布與聚合物復合是制備吸聲隔音材料最常用的技術, 高效降噪功能填料的加入效果更佳。此外兼顧成本、 環保及產品性能等各方面要求, 研制新型降噪纖維和新的復合工藝, 如將吸聲材料與隔聲材料相結合, 利用吸聲機制與隔聲原理的協同作用獲得更好的降噪效果, 及開發更高效的降噪功能填料均是新型吸聲降噪復合材料的發展方向。